请输入搜索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视角 >> 廉政文苑 >> 正文
潞江坝的候鸟与农事
发布日期:2019-01-11 08:59:48  浏览:  字体:   作者:刘义马  来源:  打印正文

俗话说“靠山知鸟音,近水知鱼性”,潞江坝的乡亲们可是算幸运了,他们一面背靠雄伟的高黎贡山,一面对着柔情的怒江水,既知了鸟音又知了鱼性。因为潞江坝是低热河谷气候,整个坝子常年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鸟儿也就把它当成了天堂,一年四季都有各种鸟儿清婉的鸣叫。乡亲们听鸟叫听得多了,便把鸟叫与农事联系到了一起。

农历三、四月间的潞江坝正值花红柳绿的季节,乡亲们开始下种撒秧了。这个时候布谷鸟开始“布谷——布谷——”地叫了起来,叫声很悠远,让人恍然一听又像是叫着“雇工——雇工——”。或许这可爱的精灵是怕有的乡亲耽搁了节令而催促大家赶快“布谷”呢。于是整个坝子的田野上忙碌的人影多了起来,一些劳力不够的家庭也就真的开始“雇工”了。就在差不多的时令内,还有一种鸟儿叫得也很欢快悠远。潞江坝的乡亲们把这中在动物学里名叫“戴胜鸟”的鸟儿称之为“屎鸪咕”,在布谷鸟叫“布谷”的时候,“屎鸪咕”也在一边欢叫着“谷谷撒——谷谷撒——”。天渐渐热了,田里的稻秧秧龄够了,可以插秧了,一种叫“驾牛档”的鸟儿“驾——牛档,驾——牛档”的叫了起来,乡亲们仿佛听到命令般地牵起了牛去田里“驾牛档”,开始大面积的插秧了。乡亲忙完田里的活又开始忙地里的活,去山地里种玉米时,有农事经验的乡亲也喜欢用鸟的叫声来判断来年的收成,假如有俗称“苦到老”和“白苦劳”的鸟儿叫得多了,来年地里的玉米一定会欠收,听着“苦到老,苦到老,点点光杆——”和“白苦——老,白苦——老”的叫声,乡亲们虽然说不出鸟叫与庄稼收成的微妙关系,听着这叫声却是让人心寒的。从科学的角度想,可能是气候条件影响了鸟叫声吧。

记得有句农谚叫做“燕子燕子飞飞,飞到东来飞到西。来时春不晓,去时秋不知。”说的是小燕子的行踪指示着春秋。乡亲们就是凭借着这些简单的物象安排一年的农事的。比如农历八月十五中秋夜,大雁能不能飞来,也是乡亲们辨别遥远的北方是否有雨的信号,假如大雁按时飞来则说明北方有雨,老人就会凭这“气候预报”催促年轻人赶快收割田里成熟的水稻了。

诸如此类的物候知识,在潞江坝大多数人都知道,当地有句农谚说“不会做,听雀儿叫”,形象的说明潞江坝的乡亲听鸟叫声的本领如何大,就连一些文化水平较低的乡亲也会背古人的诗:“野人无阳历,鸟啼知四时。二月子规啼,春耕不可迟。三月闻黄鹂,幼妇悯蚕机。四月鸣布谷,家家蚕上簇。五月鸣雅舅,苗稚厌草茂。”

是的,潞江坝的乡亲可以凭鸟啼而知四时,但他们并非是“无阳历”,而是各种鸟儿就是一本方便的天然的物候课本,与鸟儿和谐共处的乡亲只不过是把这本简单而又深奥的课本读懂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