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搜索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正文
【我的家教家风故事】大哥教我宽以待人
发布日期:2017-10-09 16:07:15  浏览:  字体:   作者:罗洪林  来源:隆阳区金鸡乡  打印正文

大哥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是家中兄妹们中的老大,小学毕业后就帮着家里放猪放牛做家务。稍大一点儿后跟随父亲学了木工,虽然说不上走南闯北,但十里八乡的村村寨寨也几乎走了个遍。   

几十年来,在父亲的教导下,加上他的用心钻研,也成了四乡八里小有名气的“师傅”。大哥的木工生涯几乎都和私人打交道,公家的活路接得少。做百家工,吃百家饭,世间的人情冷暖,家庭的里长外短,邻里的恩怨纠纷,大哥见的不少。   

“人上一百,五颜六色”。大哥接触的雇主里,有的活干完就痛痛快快结清工钱,有的两三年才来结算;有的雇主爽快大方,有的雇主斤斤计较……大哥经常说:农村人,哪家都有个不方便的时候,迟得了日子少不了账,拖欠一段时间都很正常,做人要宽容一些。事实上,我也从没见过大哥去哪家要过拖欠的工钱,最终都是雇主把钱送到家里。   

大哥成家后,为帮衬父母养育我们姐弟三人,十多年一直不曾分家,经济收入上交大家庭一半。九七年我报名参加函授考试,急需交学费时,父亲出了远门。最终找到大哥,他二话不说,给了我六百块钱交学费。六百块——是大哥整整两个月的工钱,当时从大哥手里接过钱的那份沉重我至今   

记忆犹新。这些年来,每每想起这件事,我都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心胸宽广的大哥。   

大哥常说:远亲不如近邻,关键时候还得靠隔壁邻舍,和左邻右舍相处,不要太过计较。有一次,房后王阿大家的鸡跑到我家菜园里把刚长出嫩叶的白菜、青菜啄的一叶不剩。嫂子看到后气得脸色发青,说非要叫他家找菜苗来栽好。大哥劝慰到:“说给他家一声是必要的,叫他家来栽就算了,左邻右舍的,互相冲撞一下是正常的。上次我们的猪践踏了李大妈的菜地,人家不也没说什么吗?”经过大哥的劝阻,嫂子的火气小了很多,只是叫王阿大把鸡群看管好。我后来想,要是没有大哥的劝阻,嫂子很可能会和王阿大吵起来,损伤街坊间的感情。   

大哥比我大九岁。小时候,他经常给我们讲他出门在外听到的故事,看到的事情,我对其中印象最深的是 “六尺巷”的故事。说的是古时候有张姓吴姓两家邻居,两家的围墙紧密相连,都有儿子在京城当官。某一年,张家要重修房子,家里人把围墙拆了要重新砌。这时吴家人站出来说张家的围墙占着他家的滴水了,要张家将围墙退后三尺,两家人为此争论不休。后来张家人就写信给在京城当官的儿子,诉说事情原委,儿子写了一首诗寄回家里,诗中说“千里家书只为墙,再让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家人看了信后,明白信中含义,将围墙基础退后三尺重新修砌。   

吴家人见张家人这样大方,也不甘示弱,也将自家的围墙退后三尺。这样,在两家人之间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道。除此之外,大哥还经常跟我们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做人要“以德报怨”之类的话。   

我家西边的邻居,男的叫八哥,女的叫芹姐。两家人自我奶奶那辈起便有宿怨纠葛,而大哥常对我们说“小的做小的相处,老的做老的相处”,告诫我和两个姐姐不要对八哥和芹姐心存芥蒂。十多年前,八哥家建房,因宅基地形状不规范,房子建好后有一根梁伸到我家房子上方。性情耿直的父亲好几次都要上去锯八哥家的房梁,每次大哥都劝阻父亲,跟父亲说找村委会来解决。最后在村委会的调解下,事情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八哥把房梁伸出的部分锯短了一截。又过了几年,我家修建西边的厢房,大哥在拆墙前找到芹姐,用尺子量了两家围墙的间距,并用一截竹子做了个“模子”让芹姐保存。大哥告诉芹姐,等八哥回来后叫八哥用模子去量两家围墙的间距。后来实际施工时,大哥又把围墙缩回来了两寸。   

老话说“长兄如父”,在成长的年代,大哥那些质朴的话语一直伴随我成长,并融入到我的思想灵魂里。成人以来,在多年来的工作和生活中,与同事家人相处,与街坊四邻面对,我都会时不时的想起大哥的这些话、那些事,帮助我妥善处理各种人情关系。